【西风专栏】成都,一座喝咖啡、吃麻辣烫相邻而坐的城市

0
484
7月26日,一辆巴士离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大院。(Photo by Noel Celis / AFP)

【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这几天成都这个地方火了,不仅全世界的眼光都齐刷刷地瞄向成都,成都的市民也把领事馆路周边的大大小小餐饮店带火了一把。7月24日,中国政府正式宣布关闭美国驻成都的领事馆,反制美国关闭休斯顿中国驻美国总领事馆事件,大量成都市民拥进领事馆路这条不宽的街道。

以往,凡是中美关系紧张的时候,总会有市民“自发”的涌进这条小街游行抗议,围着领事馆的大门扔石头、高喊打倒美帝的口号。美领馆在成都市民的心目中,承担着不协调的双重责任。一是有谁受到欺负,需要寻求保护的时候,跑去美领馆。二是国家在外面受到欺负了,需要发泄愤怒的时候,也跑去美领馆。与过去不同的是,这次拥入这条小街的成都市民大多不是去扔石头、喊口号的,而是准备来看烟火的,看美国领事馆如何烧文件。消防救火车也准备就绪,摆好了架势,只等着好戏开场了。估计等待的时间会比较长,人们纷纷进入周边的茶馆、饮食店,边吃边等,慢慢看。这般光景很成都,成都人就是喜欢悠闲地看热闹,绝对不会嫌事儿大。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剧情并没有按照事先编排好的情节发展。

可以确定的是,从这一天开始,领事馆路就没有领事馆了。无论爱美反美人士,都只能与时俱进,改去网络相聚了。今年,成都市民与全世界人民一样,不断地在见证历史。

成都历来就是一座有烟火气的城市,也是一座包容的城市。高低档的川菜酒家、火锅店,街边小吃、麻辣烫,以及咖啡馆、西餐厅,都能在这座城市里找到自己的安身立脚之地,东西南北的风味在这里融汇相聚,什么人来到了这座城市,基本上都能找到各自的所好大快朵颐,其乐融融。

成都有一张小有名气的名片:“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虽然有些夸张,但是有两条河很多去过成都的游客,还会惦记着再去,这样的地方并不多见。

成都还是一个从内地进入西藏的入口处,每年有大量的国内外游客,经由那里前往西藏观光。历史上的成都人性格温和友善,向来以热情好客著称。

分支于岷江的两条河流,一路从雪山草地蜿蜒而来,穿城而过。这条河流与成都的历史一样源远流长,被当地人誉为成都市的母亲河。其中的锦江段,每到旁晚掌灯十分,河畔的酒吧一条街便霓虹闪烁,熠熠生辉。那里距离成都有名的涉外宾馆,锦江宾馆比较近,老外们常在那一带活动。成都人向来具有敏锐的商业意识,慢慢地这一带就形成了酒吧一条街。

锦江河边的小树林中,还有一个老成都人熟知的英语角,这是一个自然形成的颇具时代特色的小角落,为当年的国际友人和成都市民,提供了一个相互交流,免费学习语言的地方。每天都有不少素不相识的人,在那里围成圆圈,连蒙带猜地东说西说,很是热闹。不少在成都读书的大学生,把英语角当作练习口语的场所,有空就往那片树林里钻。当年那些学子们的脑海里,一定还保留着那些涨红脸,鼓起勇气结结巴巴说话的记忆。

历史上,成都人与美国人的交道也很多。成都诗人流沙河先生曾经写过一篇回忆抗战的文章,“二战我修飞机场”。文章讲诉了1943年底到1944年中,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里,美国空军支援中国抗战期间,在没有任何机械化设备的情况下,四川百姓全靠手拉肩扛,在半年内修建起4座军用机场的往事。当年13岁的少年流沙河,曾经作为初一学生,参与了一个星期广汉机场跑道的建设。广汉机场是二战时期盟军在四川最大的轰炸机B-29型远程轰炸机的基地。

B-29型轰炸机有四个螺旋桨,载重75吨,续航能力12小时,能从成都平原起飞,直接轰炸日本本土,然后再飞回来。1944年6月15日,美军重型轰炸机B-29从这里起飞,远袭日本钢铁工业中心八幡,自此扭转战局。

据流沙河先生回忆,1943年秋天,他的家乡金堂县政府门口,墙壁上画着中国地图,“日本人已经占领的一大片画成红色,当时只有四川、云南还是白色的。我每天上学时路过那里,一看到就很恐惧。”

“我的另一个小学记忆,就是跑警报,每一年都有好几次日本飞机来轰炸成都。印象最深的是1940年那一次,黄昏时已经放学了,我在院子里看,日本飞机三架一个小队,成品字形,总共二十七架,飞到我们头上时队形变了,混成一条线俯冲下去,十分钟后就听到成都方向的炸弹声,地都震动了。”

“还有一次轰炸得更厉害,108架飞机轮番来,那个时候是冬天,川西平原冬天收了水稻以后都灌满水,所有水田都被天空的火光照亮。我和弟弟、妹妹、母亲躲在一个乱坟山里面,我母亲一直在说“观音菩萨保佑,观音菩萨保佑”,我们小孩子还不懂,只是看到那火光心里觉得非常恐惧。这些是一生都不能够忘记的记忆。”

“最后这段跑道修完不到半个月,几百架B-29轰炸机从广汉机场起飞,去轰炸日本的钢铁城市八幡。那天早上,我躺在床上人还没醒就听到空中轰轰的声音,直到吃完早饭去上学了,飞机还在排队升空,编着队往东边去。日军当时有一种零式战斗机,很厉害的,好多B-29被打落。下午放学时B-29们回来了,我看见很多飞机受了伤,四个螺旋桨只有三个在转,还有一架更惊异,三个螺旋桨都不转了,只有边上一个螺旋桨在转,仍然飞回来了,从我们城市上空飞得很低的,降落下去。还有一架的机翼被打了一个大洞,有一张桌子那么大的一个洞,它仍然飞回来了。”

那些掉落在太平洋中的美国飞机和机上的年轻人,再也没有飞回来。自此以后,日本飞机就再也没有来轰炸成都了。

“1945年美军已经到冲绳岛那边,离日本本土非常近,用不着这样远程轰炸,广汉机场也很快就没用了。美军驻在机场时,和中国老百姓都有往来的。每天黄昏的时候,美军就派人给每个农民家中喷杀虫药,那个时候叫DDT,4年代的杀虫药。” “这些都是我的少年时代、青年时代的记忆,都不能忘的。”

流沙河先生还说:“我要告诉大家: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第二年的 “庚子赔款”所有的八个列强,其中只有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就是美国。后来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其中一种方式叫“庚款留学生”,还有的拿来补贴我们的大学。”

老成都人都知道,成都有个非常有名的地方叫华西坝。得名于美国英国和加拿大三国的5个教会组织创办的私立华西协和大学(West China Union University )。华西协和大学起源于1905年,由教会决议在城南购置土地,建筑校舍, 创办一所”规模宏大、科学完备”的高等学府。1910年3月11日,华西协和大学举行了开学典礼。Joseph Beech(美)出任校长。Beech在四川省当局和国民政府募得大洋万元(袁世凯捐资4000大洋)。学校采用当时牛津和多伦多大学的办学模式,教师大多来自英国剑桥、牛津,加拿大多伦多,美国哈佛、耶鲁等院校,学校也聘请前清优贡、举人、进士、翰林等作为国学教员。初设文理教育三科,1914年开设医科,为当时的中国、成都,开创了高等教育的文明之光。华西协和的医学尤为突出,中国的现代牙医、疾病控制、临床医学,都发源于此。1924年,开始招收女学生,成为四川女子高等教育的开端,也率先在西部实现了男女合校。

“协和”的英文意思是“联合”,意为几所教会联合举办。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民族危难之际,一些内地的学校学者纷纷迁移,部分去了云南,部分来到成都,在华西协和栖身,华西协和以其独特的胸怀接纳了逃难的师生和学者,以极大的爱心投入到中国的抗日救亡运动中。

华西协和大学有美帝血统,在49年后作为敌产充了公,外国人也被勒令“滚回老家去”了。再后来,中美关系恶化,为了不让人们联想到美国这层关系,改名为四川医学院。改革开放后,许多老华西人依然怀念她,又重新更名为华西医科大学。进入21世纪,与华西百年风雨同舟的老华西人已基本离去,时遇高等教育改革,再次将华西医科大学校牌取下,改名为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

但是,在民间,华西协和大学依然没有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封当中,始终没有被老成都人遗忘。这些过往旧事,无论时日长短,如同流沙河老先生发出的感慨那样,“都不能忘的”。这是一份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感情。

在近现代史上,美国对中国及中国人民的支援和帮助,还有很多很多,篇幅有限,不便一一枚举。然而,有太多的普通国人,却特别仇恨美国,仇恨美国人,其愤怒程度远远超过恐怖主义,超过苏俄,甚至超过掏空国家的贪腐集团,超过败坏民族道德伦理,毁坏民族生存环境的邪恶集团,把美国当成最大的敌人。美国对中国民众究竟做了什么?会造成如此不共戴天的仇恨?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如果说从朝鲜战争开始,中国就与美国结下了梁子,埋下了仇恨的种子。那么我们不得思考一下,中国人为什么要去朝鲜和美国人打仗?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一首抗美援朝歌曲中开头就是这么唱的:“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歌词明明白白地告诉国人,这一仗是跨过国界,进入别国的领土去打的。当时中国刚刚结束漫长的战争,被战火毁坏的家园,百废待兴,人民还生活在极度贫困中。朝鲜一仗,根据1999年出版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中国先后入朝作战的总兵力近190万人。2010年出版的中国《文史参考》称,共有18万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牺牲。据美国方面统计,在朝鲜战场上阵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为40万人以上、负伤48.6万人及被俘21839人。

归国后的战俘得到的待遇,更是令人寒心。中共对91.8%的党员开除党籍,6064人中约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仅承认被俘前军籍。只有30多名连以上干部和少数人因伤残得到转业安排工作,其他人一律复员。大部分战俘被遣返回乡并在档案中注明“控制使用”,有一些因为“特务”罪名被判刑。文革爆发后,相当多战俘受到批斗迫害,还有人不堪屈辱而自杀。

这么惨重的代价,是中国人想要的结果吗?几十年前我们就被中共告知: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利用朝鲜作为跳板,目的是侵略中国。既然美国是“野心狼”,出朝作战便是“保家卫国”的正义战争。果真如此吗?如果美国的野心是为了灭亡中国,怎么不在二战时期,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乘机成功灭掉中国,岂不是更轻而易举,更省心省事?

美国不仅没有乘人之危,伤害中国,反而在中国人最困难的时候,给与中国极大的援助。据公开资料显示,二战中美国向中国提供了大量资金、物资、和人员援助。这些援助包括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贷款援助。1938年到1941年,美国向中国提供了大约1.25亿美元的贷款,这些贷款是中国通过出售锡矿、钨砂、桐油等物资换来的。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又向中国提供了5.5亿美元的贷款援助,这些贷款基本没有偿还。

这些资金援助对当时的中国来讲,是非常巨大的。抗战最艰难的1942到1943年,中国的财政收入锐减到不足1亿美元,财政一直处于赤字状态,靠发行公债、英美援助以及华侨捐助度日。如果没有美国的援助,中国的处境会更为艰难,很可能撑不到二战结束。

第二部分是物资援助。抗战中,美国还向中国提供了15.48亿美元的租借物资,其中有一部分物资是抗战后才送达的,主要用于中国的抗战后重建。抗战中,中国得到的美国物资大约为8.2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为军用装备。这些物资多是无偿赠送或者以优惠价格给予中国的。同时,美国人承担了大部分物资的运输工作,特别是在危险的驼峰航线运输中,3000多名美国飞行员牺牲在航线上。

第三部分是人员和技术设备援助。二战中,美国向中国提供了大量的机械设备、技术人员,还以民间志愿服务的形式向中国派遣了飞虎队。

由此可见,美国以朝鲜作为跳板,达到亡我中华的目的,从逻辑和事实上讲,都说不通。不得不说,“美国亡我之心不死”是中共给中国人的观念中植入的定义,埋进的仇恨种子,而我们并没有去思考为什么?只是牢牢地记住了。

在对待美国政府关闭休斯顿中国领事馆这个事件中,那些亲共的“爱国人士”的思维模式还是一样的。只看见中共在领事馆上空放出“狼烟”,搞出惊动全球的大动作,倒地大呼“快来看啦!大家都看见啦,他们欺负我!”就不去追究一下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我们先看美国官方的说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格斯说:

“我们已指示关闭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以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和美国人的私人信息”

“美国不会容忍中共侵犯(美国)主权和恐吓我们的人民,就像我们不会容忍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盗窃美国工作和其它不良行为一样。”

“中共在整个美国范围内,对美国政府官员和美国公民进行大规模的间谍活动和影响行动。”

综合美国政府各部门的说法,从目前来看,主要原因集中在三点:一、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是间谍窝,涉嫌窃取美国经济军事情报;二、直接干预美国民选官员;三、直接将美国正在调查的嫌犯私送出境。

如果说这些只是美国当局的主观臆断,一面之词,那么,我们再来看看中国外交部门的回应。

对前面两条指控中共的外交部门没有具体回应,只试图否认第三条。7月23日,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蔡伟接受东方卫视采访,承认通过休斯顿机场办理接送手续,包括其“父母”、“亲属”或者“朋友”,并强调,他办的就是“送客人”手续。他还特意提到了送“留学生”回国,帮学生更顺利登机,但否认有过分的地方。什么样的“朋友”和“留学生”,需要总领事亲自护送呢?

回国航班太少,大量海外留学生滞留海外,3月27日,习近平与川普最后一次通话,称“目前在美国仍有大量中国公民包括留学生”,“希望美方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维护好他们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3月31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说:“外交部根据中央统一部署,指示二百八十多个驻外使领馆”,“同当地中国留学人员密切联系”,“帮助海外学子排忧解难”。

外交部的态度很明确,尽力安抚留学生留在当地,不要回国。但6月1日之后,某些“留学生”却需要尽快回国。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蔡伟特意护送“留学生”和“朋友”回国,被护送的人显然很特殊。

美国驻华大使馆网站6月1日晚间发布公告,暂停中国某些非移民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公告转述美国总统川普5月29日发表的讲话,指中国(中共)政府“利用学生获取美国敏感技术和知识产权”,提到将禁止或限制持F类和J类签证赴美学习或研究以及“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中国学生或研究人员入境。

这个信息自然惊动中共,还在美国的中共军方人员,需要尽快回国。当然,特殊可以回国的“留学生”和“朋友”中,应该还包括中共各级官员的家属、儿孙们。

7月21日,中共驻美使馆还发出“关于就继续协助在美处境困难留学人员搭乘临时航班回国进行新一轮摸底调查的通知”,称“根据所登记情况、航班安排等因素确定回国名单”。这表明,使馆决定哪些“留学生”可以回国。

通知还规定了什么人可以登记,其中特殊提到“孔子学院教师”。看来,能够回国的“留学生”和“朋友”确实特殊。

6月16日,中共驻美使馆曾发出通知“再次提醒中国公民注意美国入、出境检查”。通知还说,“合规携带物品,谨慎对待美执法部门盘查,必要时可要求联系使领馆求助。”

这个通知不是空穴来风。6月11日,中共军队研究员王欣(Xin Wang)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被捕。王欣承认,他一直在窃取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医学研究成果,以协助中共军方实验室复制同样的研究。他还涉嫌签证申请欺诈。

美国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周三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透露,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蔡伟和另外两名外交官,近期在休斯顿机场利用虚假旅客信息将中国旅客送到中国国航的登机口处,被现场抓住。

史达伟还透露,过去六个月来,中国(中共)窃取美国正在进行的某些科学研究的行动有所加速,这可能与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疫苗开发有关。但他说,“我们采取了切实可行的措施来阻止它们(中共)这样做。”

2019年,前中国国航地勤经理、美籍华人林英在纽约联邦法庭认罪,她在2015年10月28日协助将正被联邦调查局(FBI)调查的嫌犯、北京商人秦飞(Qin Fei)送上国航班机,帮助其逃回中国。

中共总领事究竟护送什么人出境?显然蔡伟的抵赖显得太无力了,目前中共也没有宣布报复行动,表现相当低调。

就在7月23日,蓬佩奥在加州图书馆发表演讲,他说:“美国对中共不再信任,如果美国和世界不改变中国,那么它们将被中国改变”。英国BBC将蓬佩奥的这次演讲称为“新铁幕演讲”,认为他宣布了曾经被视为友好的中美交流大门已经关闭。

中美两国的对立,从实质上来说,不是贸易公平与否,不是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的贸易摩擦,而是不同价值观,不同意识形态的对立,不同制度的对立,是民主制度与专制制度的冲突。中共的价值观在世界上越是遭到孤立,就越拿美国撒气,

中共试图在国际上主导话语权,为世界经济和全球治理指明方向。而反观中共自己,利益集团除了崇拜“有钱能使鬼推磨”而外,没有一个有影响力,能够获得普世认同的价值观。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革命,已经被中共自己的历史证明,从理论到实践都是荒谬的。中共自己也没几个人真正相信这个荒谬的理论。拿什么去为全球治理指明方向呢?

眼下中共又在搞毛泽东的那一套,“人民防空”演练,还以为像抗日战争那样,钻进地洞就能防空?无非重复毛泽东时代的套路,以民族矛盾转移阶级矛盾罢了。看来中共的气数真的走到头了,南海如果遭遇强拆,中共的外交部是否会扮演一次萨哈夫的角色呢?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