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批习近平:没穿裤子的暴君会死得很惨(图)

0
90
许章润批习近平:没穿裤子的暴君会死得很惨(图)

北京清华大学原教授许章润(右)与文化出版人耿潇男(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新西蘭鷹視野中文網】(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北京出版人耿潇男与丈夫秦真,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刑的前一天,2月8日,网络传出许章润万言书《再致暴政书——致责胥吏衙役》,暗批习近平是“没穿裤子的暴君,他也一定会死,有时候死得更惨”。许章润是中国为数不多敢于公开批评习近平及其领导层的知名人士之一。

2月9日,北京出版人耿潇男与丈夫秦真,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刑,耿潇男被处3年有期徒刑;秦真则被判刑2年6个月,缓刑3年。耿潇男好友、清华大学法学院前教授许章润则不被允许到庭审现场,被警察堵在家中。

去年9月9日,耿潇男和丈夫秦真失联。9月12日,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局证实耿潇男和丈夫被刑事拘留,称北京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经营活动中存在“印刷、销售非法出版物的行为”,在其库房中发现“大量非法出版物,涉嫌犯罪”。但耿潇男多名好友认为,她被抓,可能与其公开为许章润等多名公共知识分子和异见人士发声有关。

耿潇男庭审前一天,2月8日,网络传出许章润万言书《再致暴政书——致责胥吏衙役》,该文初稿写于2020年10月8日,10月22日修订。

在文章中,许章润谴责当局恶政出台,恶法害世。奉劝执法者应遵守法律原则,不要为虎作伥,以让公道落于人间。并表示将与为公义挺身而出但惨遭黑手的同道并立一起,而被剥夺自由也是追求自由必然要承担的苦难。

文章称,身为主权者与立法者,当严辨政之良窳,必细析法之善恶,然后严防恶政出台,警惕恶法害世,而首要担负起细心辨析与严格判断之责。位在行政者与司法者,同样首要辨析政法之良窳善恶,再决定取舍从违。假如不幸遭临恶政当道,随体制运转而动止,其实是在助纣为虐,而这就是恶。你以不过干活挣钱、养家糊口自辩自嘲,那你必也懂得换一个工种,照样不过是干活挣钱、而且也能养家糊口的道理。事实上,时有发生的“下海”与“挂冠”,乃至于“抗命”,早已对此证之再再。舍此不为,正说明你甘于趋附,助纣为虐矣!

许章润在文中多次不点名批习近平,如,“绞肉机一旦启动,轰隆隆,哗啦啦,除开那个云端人神,无人幸免。就连他,靠啜饮人血维生,其实也是寝食难安,整天颤栗着活在恐惧里呢。”“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我们何时会死,而极权者,那个没穿裤子的暴君,他的素质中最有人性的一点是他一定会死。——他也一定会死,有时候死得更惨!”

现年59岁的许章润是中国著名名法学家,曾担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清华法学》主编,也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许章润近年来曾数度发文针砭时政并重话批评习近平被校方开除,他通过公开信表示,只要不死,就会一直呼唤下去。

去年7月,许章润被控“嫖娼”遭到当局拘押,但外界认为许教授是因为批评了习近平的领导能力而被拘,尤其他撰写的一系列观点尖锐的文章,批评中共在武汉肺炎疫情大流行初期应对不当,要求中共当局对这些失误负责,并呼吁进行政治改革,在中国允许自由言论等。

同样风格犀利的中国地产大亨、红二代任志强也经常在微博上发表呼吁中国建立西方式民主政治的言论,成为了媒体和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人物,“任大炮”的绰号也逐渐被更多的人所熟知。

去年3月,任志强私下撰文指,由于当局隐瞒武汉肺炎疫情,导致形势恶化,中共应对疫情严重失职,还暗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去年9月22日,任志强被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420万元人民币。

《联合新闻网》评论指,任志强、许章润和耿潇男等人密集被整肃,有非常强的代表性和针对性。他们都是中共体制内有背景和具影响力人物,且都站在反对习近平战线最前列,对社会和舆论的感染力非同小可。当局对他们处理,无疑有杀给猴看、杀一儆百用意。

此文章來源於“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