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毒的实验室?英媒:北京必拒答关键6问

0
121
2020年5月27日,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空拍。(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COVID-19疫情自从中国爆发之后,已经在全球夺走超过354万人性命,也导致各国经济大衰退,其究责声浪始终不断,而中国都一直否认该病毒源自于武汉。日前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就有人员不适,又加上美国拜登政府下令情报部门必须于90天内查明该疫情的起源,使得COVID-19病毒从实验室泄漏出来的可能性再度引发讨论。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批指北京始终回避究竟疫情最初是如何出现等问题,而无法释除外界针对实验室泄毒的疑虑,报导还提出北京必定会拒绝回答的6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武汉实验室发生了什么事?”武汉实验室泄毒论提出,该病毒是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而并非有人于华南海鲜市场遭到带该病毒的动物感染;还有人指称与中国生化武器计划有关连,但迄今未找到证据。尽管北京政府否认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可是外界始终相当关注此机构,尤其知道了研究所有做关于蝙蝠病毒的研究,而其中一个病毒更与现今大流行的COVID-19病毒,可说是几乎一模一样。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人类基因组编辑顾问兼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高级研究员梅茨尔(Jamie Metzl)表示,中国由始至终皆在掩饰此事件,只是火上加油而已。在武汉爆发疫情之初,中国就已经在销毁样本、隐藏纪录和囚禁民间记者。如今美国政府再度呼吁西方盟友们共同来调查疫情起源,同时专家亦质疑是否有机会可以找到足以证明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的相关文件、讯息或者电子邮件。

第二个问题:“为何惧怕真相?”今年WHO派员前往中国调查疫情起源,可是却受到百般限制,使得调查小组无法自由接触重要资料文件或相关的人员,仅能在没证据之下作出调查结论,即是病毒“极不可能”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出来的。WHO国家与全球卫生法合作中心的主任戈斯汀(Larry Gostin)更形容世卫此次调查之旅像是一趟“迪士尼之旅”,甚至连被指偏袒中方的WHO秘书长谭德塞亦坦言此次调查行程“不够广泛”。上周,中国已表明不会再配合WHO进行第2次的独立调查,令外界更加质疑中方有所隐瞒。

第三个问题:“实验室是否存在安全风险?”2018年1月,有美国官员曾在到访之后向华府提出关注,其认为武汉实验室并没有足够的技术来保障设施安全运作,在当时就已提出警告,直指一旦发生外泄蝙蝠病毒,将可能会引致大流行。曾经到中国进行生物安全训练生物防护的顾问波塔(Anthony Della-Porta)更提及∶“中(共)国与大部份世界皆十分不同,其实验室负责人全部都是共产党员,而这些人有很多都未经过科学人员安全训练,且他们深受限制,还必须服从于共产党规条。

第四个问题:“石正丽扮演何角色?”在公开纪录中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曾经进行“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的研究,也就是故意创造更多受感染的病毒,以此预测未来被冠状病毒感染之时,需要哪一种疫苗。而该研究所内长期研究蝙蝠的中国科学家就是石正丽。她在武汉爆发疫情后,曾经反复进行检查是否有不当处理的实验物料,一直到知道病毒基因序列与她手上的样本不符合,才松一口气。她曾经对媒体透露,因为担忧病毒是来自于她的实验室,而忧虑得数天皆无法入眠。

第五个问题:“零号患者是一位科学家吗?”据美国情报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有3名员工在2019年11月身体不适,且出现“与COVID-19一致”的症状,并须入院治疗。而在经过数星期之后,就出现了关于疫情的报告。目前尚无法知道这些身体不适的员工是在实验室,或其他地方被感染的。然而,过往的多次流行病皆与实验室泄漏出来有关,例如台湾在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即是一名科学家于军方实验室清理不善所造成;另外新加坡一名博士生于实验室错误处理SARS病毒时,亦造成当地出现疫情。

第六个问题:“WHO成员达斯札克(Peter Daszak)与中国有何关连?”英国的动物学家达斯札克也是调查中国疫情起源的WHO小组重要成员,他曾经公开否定病毒的实验室泄毒论,并宣称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另外,他也在权威科学期刊《刺胳针》(Lancet)主持一个委员会,且负责研究疫情的来源。近日,英媒揭发有多份相关期刊,之前还坚拒刊登由顶尖科学家所撰写、怀疑该病毒源于自然之说的相关文章。

同时达斯札克也是美国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其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合作。WHO人类基因组编辑的顾问梅茨尔直称∶“达斯札克存于巨大的利益冲突中。而他是《刺胳针》委员会和WHO的一员,让人感到愤怒。”达斯札克曾与石正丽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紧密的合作,在2015年曾经携手发表报告,其阐述关于“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而当时他们的实验室仅符合第二级生物安全水准而已,只有基本的安全保护,例如实验室外袍与手套等。

此外,美国抗疫大将、白宫抗疫的顾问佛奇(Anthony Fauci),他在美国议员的多次质询之下,于25日的众议院听证会中,承认了“生态健康联盟”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超过60万美元拨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此文章來源於“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