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掘墓人”?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图)

0
216
谁是“掘墓人”?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图)

1991年8月23日,列宁像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被拆除,因为政府禁止共产党。(图片来源:WOJTEK DRUSZCZ/AFP/Getty Images)

 

苏共是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政权,早就被绝大多数苏联人民抛弃了。戈尔巴乔夫之后,俄罗斯共产党书记久加诺夫反思的结果是,苏联瓦解的原因:一党专政,三大垄断──垄断政治、垄断经济、垄断真理,即“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经济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和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管理制度”。

“十月革命”非革命

2017年是所谓“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为了对应这个“一百年”,据媒体报导,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在莫斯科市中心竖立政治迫害纪念碑。总理梅德韦杰夫批准了永恒纪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国家政策准则,相关纪念碑将在纪念“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前夕完工。为了办好这件大事,莫斯科市政府从二○一五年五月份起,举办了政治迫害纪念碑方案公开招标活动。在几十个方案中,雕塑家弗兰古良的《悲伤墙》方案最后胜出。许多投赞成票的人士说,这组长三十五米,高六米的雕塑不用解释,人们马上就知道其中的含义,立刻能联想到斯大林的古拉格集中营,以及“十月革命”后苏共政权历次政治迫害的遇难者。

其实,即使对于中国人而言,至少在十余年前就已知道列宁不是好东西。刚去世不久的周有光先生还在他百岁那年,接受作家朋友周素子的采访时就谈到过列宁:“现在俄罗斯出版一部《二十世纪俄国史》,还没有中文的翻译本,可是已经有中国学者介绍这本书,过去苏联的历史材料都是错误的,已经证明不是事实。这本书组织了俄罗斯四十个很好的历史学家来共同写的,他们根据公开出来的苏联档案,首先讲列宁是德国的特务。列宁从一九一五年开始,得到德国当局资助,在俄国进行革命活动,实际上充当了德国的秘密代理人。德国人拨出五千万金马克,约合九吨黄金,资助列宁革命,来破坏俄罗斯。”

“导师”光环终消失

据美国之音报导:俄罗斯已成立专门委员会负责将列宁尸体赶出红场,并将针对列宁、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人的犯罪行为提出起诉。也就是说,这个曾经有着光辉荣耀、被全世界工人称作“无产阶级导师”的列宁将被起诉。套一句他们常说的话:谁也躲不过历史的审判!

一九四九年后在中国大陆出生的人,一提到列宁,就景仰得不得了,名字前面往往要加上“伟大的无产阶级导师”。对于列宁发动和领导的“十月革命”,更是赞颂不已。文革前倾举国文艺之力排演的大型“史诗”歌舞剧《东方红》,开篇道白就是一句毛语录:“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是说,没有苏联“十月革命”,没有列宁,就没有后来的“红色中国”。所以说,一九四九年后的一个中国人,可以对世界史对人类史以及历史上众多真正的伟大人物一无所知,但想让他不知道苏联“十月革命”、不知道列宁,却是万难。

可世事就是这么难料。在“十月革命”七十四年的时候,苏联就土崩瓦解了,十几个联邦“四分五裂”,两千万苏共党员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充当所谓的“男儿”去挽救苏联。因为大家知道,救苏联,其实就是救苏共。然而,苏共是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政权,早就被绝大多数苏联人民抛弃了。戈尔巴乔夫之后,俄罗斯共产党书记久加诺夫反思的结果是,苏联瓦解的原因:一党专政,三大垄断──垄断政治、垄断经济、垄断真理,即“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经济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和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管理制度”。

一九八九年苏联社会科学院发出调查问卷,收回的是这样一组数据:

“苏共究竟代表谁?”

答案:认为代表劳动人民的百分之七;认为代表工人的百分之四;认为代表官僚的百分之八十五。

“掘墓人”正是苏共自己

谁都知道,有那么一段时间,苏联是中国的“老大哥”,亲热得不得了,毛泽东甚至把斯大林比作“父亲”。中共曾亦步亦趋。战争年代中共把自己的根据地叫“苏区”,又把“苏区”的政府叫“苏维埃”,把官员叫干部,并且沿袭至今。一九四九年后到文革前,中学里开的主要外语课也是俄语。

另据已去世的江苏南通老报人丁弘先生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致胡绩伟的信中说,中共早期“曾被人称为‘卢布党’”。由于定名为“共产党”,“成为第三国际的一个支部,这决定了党的先天素质。纲领中规定党的奋斗目标是‘消灭私有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等。这是不符合社会实际情况的。而政治伦理观,即政治品质,也从苏联全部学来了,因为党是在他们的具体掌控下,不仅听命于莫斯科,而且是他们派人在这儿管着。甚至在中国建立‘国中之国’,就叫‘苏维埃’。”后来虽然说人家是“修正主义”,可自己这个国家包括统治制度,早已全盘“苏化”了。

现在又是几十年过去,中共所保留的“苏化”仍有不少,只说一个极端的:就连十几亿人的“指导思想”,也还有一半是出自人家那儿的大脑,叫做“马克思列宁主义”。既然连中国人的一举一动都是人家的“思想”“指导”出来的,中国能不“苏化”吗?

难怪周有光先生十余年前在接受采访时就明确告诉人们:“苏联那个时候很厉害,它一手抓国民党,一手抓共产党,害了我们,现在人家结论,中国的倒霉事情都是从苏联来的,苏联是中国最大的害人者。”

有时忽发奇想:如果没有苏联,中国,包括中国人的精神道德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没有“指导思想”,中国人能不能生活得下去?想的结果是:中国人的精神道德绝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而且中国人不仅能生活下去,很可能比现在生活得更好。

周有光先生《苏联历史札记》里有这么一段:“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五日,(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向中央报告(密):《当前大学生思想行为》(要点):选读课程,出路第一;社科废话,马列无用;党委无用,高干愚蠢;心中英雄,美国牛仔。领导指示:加强意识形态教育。”原来,苏联普及教育,同时禁锢思想。老百姓说:《真理报》上无真理,《消息报》上无消息。

现代专制社会,一切为了最高统治者,即使最高统治者的“思想”是错的,也一定要将错就错下去,甚至还要这种“思想”万岁。再进一步,现代专制社会,可以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丧失人性,甚至丧尽天良,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然而,也正是这种反常到极点的社会,才会“孕育”并诞生出它的“掘墓人”。而且当专制制度失败时,不仅受害者不会有一丝同情,就是先前那些享受专制者也会跟着欢呼。因为他们知道,这种制度的社会是一定要完蛋的。

《争鸣》杂志 2017年5月

此文章來源於“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