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总统惹祸 谁在追杀肯尼迪家族?(图)

0
185
竞选总统惹祸 谁在追杀肯尼迪家族?(图)

肯尼迪总统就职典礼。(图片来源: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约瑟夫・肯尼迪(俗称老肯尼迪)和妻子罗丝・菲茨杰拉德・肯尼迪(Rose Fitzgerald Kennedy)于1914年10月结婚,结婚前他已经是当地的富豪。这夫妻俩共育有子女9人,4子5女。

老肯尼迪在政界很有影响力,他的四个儿子都非常优秀,哪个男孩子都有资格当选总统,但是哪个男孩子当选总统或准备当选总统都会被暗杀。这一直是个不解之迷。

40年代,老肯尼迪对长子小约瑟夫・帕特里克・肯尼迪寄予非常大的希望,希望他未来能当美国总统。

老肯尼迪的长子小约瑟夫飞机失事

二战期间的1944年,小约瑟夫在英国战场上执行任务时牺牲。于是,老肯尼迪又将进入政坛的重任寄讬在次子约翰・肯尼迪的身上。

老肯尼迪的次子约翰・肯尼迪总统被暗杀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约翰・肯尼迪进入美国政坛,他在1942年曾是一名海军中尉,在1946年~1960年期间曾先后任众议员和参议员,并于1960年43岁当选为美国总统,是美国迄今为止第二年轻的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迄今唯一信奉罗马天主教的总统和唯一获得普利策奖的总统。他的执政时间从1961年1月20日开始到1963年11月22日在达拉斯遇刺身亡为止。

在肯尼迪总统遇刺前11年的某一天……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雨的清晨,美国二十世纪“最著名的占星家和特异功能者”珍妮・迪克逊女士走进首都华盛顿的圣・马太大教堂去作早祷。

她几天来一直有一种预感,那是一种期待的感觉,似乎有重大事件要发生,而自己将要卷入其中。

当她站在圣母玛丽亚的雕像前时,突然看见白宫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出现在她面前。在屋顶的上方,从雾中现出了“1960”这个数字。一团不祥的乌云出现了,盖住了数字,并慢慢下降到白宫的上面。然后她向下看,看到一个年轻人,高高的身材,蓝眼睛,满头蓬乱的粗棕色头发,静静的站在白宫的大门前。当她还在盯着他看的时候,不知哪儿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告诉她说,这个年轻人是个民主党人,将于1960年当选总统,并在任职期间被人刺杀。

整个影像随即淡入到墙壁中,淡入了远方,柔和得就像它来时那样。但它却会始终伴随着珍妮・迪克逊女士,一直到11年后那个不幸的日子,它所描绘的事件在达拉斯成为现实。尽管珍妮在1963年11月初竭力劝说肯尼迪总统的好友凯传个话叫他别作这次旅行,但是对方根本不在意。11月22日中午,肯尼迪总统在达拉斯被暗杀。

1963年11月初,离肯尼迪总统被暗杀的十几天前,肯尼迪好友凯・哈利女士家来了一位不速女客,神情焦虑的开门见山:“总统刚作出决定,要去南方某个地方。我知道你和肯尼迪总统一家来往甚密,请你传个话叫他别作这次旅行。”凯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来客继续说道:“很久以来,便有一团乌云罩在白宫上空。那团乌云越聚越大,现在正开始朝下压。这意味着大祸即将临头,他离开白宫会遭暗算的。”

凯觉得这位不速之客未免太唐突,她没有下逐客令,而是淡淡敷衍:“假如这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那么我们再怎么努力都于事无补,对吧?”迪克逊女士不肯罢休:“有时,哪怕是再小的契机,只要来得及时就可能扭转局面,化险为夷,你必须警告他!”凯不以为然,只是因为对方一再坚持,她才答应尽力而为。但是客人一走,她便把这件事丢到脑后。

肯尼迪总统被暗杀,头骨被打掉一块,喉部中枪,死不瞑目。

1963年11月22日中午,在华盛顿的一家餐厅里,正兴高采烈的同朋友交谈的凯被侍者叫到电话机旁:一个沉重的声音响起“总统遭到枪击”。凯面色骤变!

后来,在回忆起这件事情时,珍妮・迪克逊女士说:“现在我意识到,我当时的努力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他的死是以(神的)启示的形式显现给我的,而启示所显现的命运是绝对不能改变的。”

约翰・肯尼迪死时才46岁,担任总统两年零10个月,而且极有希望连任下一届总统。他死时,留下了结婚仅10年、年仅34岁的年轻妻子,以及六岁的女儿和三岁的儿子。

老肯尼迪的第四子退出总统选举 飞机坠毁未丢命

老肯尼迪的第四个儿子爱德华・肯尼迪,是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是肯尼迪家族政坛三兄弟中最年轻、看上去最有前途的一位总统竞选人,他是老肯尼迪进政界的三个儿子中唯一一个被迫退出总统选举和唯一一个死里逃生的幸运者,他在一架包租的飞机坠毁时身受重伤、脊柱折断。但他活下来了,是四兄弟中唯一一个活下来,活到77岁。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总统被刺,1964年2月22日左右,迪克逊女士对凯・哈利、埃莉诺・邦加德纳和露丝・蒙哥马利说:“肯尼迪家族的悲剧还没有结束。我看到另一个悲剧很快要发生,那是针对他们家中的另一位男性成员的。”

4个月后,1964年6月19日那个星期五的早晨,曾在多位总统手下任过职、并得到过艾森豪威尔总统和肯尼迪总统授予勋章的杰出政府官员沃尔特・斯托克的太太玛丽打电话给迪克逊女士,诉说丈夫因震颤性麻痹症而卧病在床,医生们一致认为没希望了。她希望珍妮告诉她,如果“上帝的旨意”让他去了,她想知道是否可以埋葬在阿林顿尽可能靠近肯尼迪总统的地方,因为他太热爱这位总统了。

珍妮一边叹着气一边说道:“玛丽,肯尼迪家族的悲剧还没有了结。我看到另一个悲剧几乎马上就要到来。”“你的意思是说总统的父亲吗?”斯托克太太问道。三年前总统去世使这个家族大家长老肯尼迪深受打击,导致瘫痪中风。

“不,不是”,珍妮回答说,“这回是年轻的参议员。玛丽,如果你真是很热爱肯尼迪家族的话,请你去告诫他们,在以后的两周内,爱德华必须绝对远离私人飞机。否则,将要发生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斯托克女士在门口拾起报纸,读着那显眼的大标题: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在一架包租的飞机坠毁时身受重伤。他的亲密助手和飞机驾驶员遇难。参议员伯奇・贝及其夫人伤势比爱德华・肯尼迪轻。爱德华的脊柱折断。

斯托克夫人冲到电话前,发疯似的拨了珍妮的电话号码。“珍妮,真的出事了!就像以往一样,你的预感是正确的!”

珍妮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斯托克夫人迫不及待的在电话里给她读报纸的细节,报纸读完后,珍妮平静的说:“那不是预感,是上帝让我看到的。”

老肯尼迪第三个儿子罗伯特・肯尼迪竞选总统被枪杀

罗伯特・肯尼迪在庆祝民主党内总统提名的加州初选获胜!

老肯尼迪的第三个儿子、美国前司法部长、参议员罗伯特坚持参选总统后遇刺身亡。

1968年6月初,罗伯特刚刚赢得了加州民主党总统预选的胜利,就于6月5日早晨在洛杉矶一家旅馆内遭到枪击而死亡。

而珍妮・迪克逊的宿命通功能使她预见了这一惨案,多次请朋友和肯尼迪亲属帮忙与罗伯特联系,希望他能够关注这件事,阻止这一惨案的发生。但多次努力多次失败,不是罗伯特本人默默拒绝,就是他的亲属朋友们忘记嘱讬,好像命运就是要将罗伯特置于死地。

珍妮第一次的努力是在1967年9月13日,离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的日子8个月零23天。

那天,珍妮找到好友、《太平洋战争日记》一书的作者詹姆斯・华黑,他同时也是肯尼迪一家的密友,急切委讬他转告参议员罗伯特,说:“请告诉他,我必须见他,和他谈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我希望他能理解。”并为此主动送上一本自己亲自签名的著作,作为约见的桥梁。

罗伯特见到詹姆斯很高兴,并问他“有什么特别的事我可以为你做吗?”詹姆斯说,“珍妮・迪克逊要我把她这本签名的书送给你,她说她想见你。她让我告诉你这件事!”

罗伯特对有预言功能的珍妮早有所闻,他转过身去,然后停下来,头慢慢低下去,直到他的眼睛盯住他前面的地板,一动也不动,过了好一会儿,詹姆斯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打破了屋子里死一样的寂静,客气的告辞了。在同一年稍晚的时候,詹姆斯写了一封信给他,再次告诉他,他应该与珍妮・迪克逊建立联系。詹姆斯还建议说,此事可以非正式的进行,不让别人知道。但参议员罗伯特一直没有回话!

1968年1月,离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的日子不到5个月,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海滩召开了一个由“肯塔基炸鸡”行业的股东们和特许代表们参加的会议,迪克逊女士与会。她在会上讲话后照例询问听众有什么特别的问题。“罗伯特・肯尼迪会成为美国总统吗?”一位股东问道。珍妮的回答直接了当、无遮无掩:“不,他永远不会成为美国总统。”

当晚有10多个与会者去了迪克逊女士的住处,其中的弗兰克・卡拉汉私下里问她:“你能肯定罗伯特・肯尼迪永远作不成总统吗?”“是的,卡拉汉先生。他将在今年六月于加利福尼亚州被暗杀。”(罗伯特被暗杀日期是当年的6月5日)。

1968年3月4日,离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还有3个月零1天,詹姆斯・华黑又和罗伯特有过一次会面。他回忆道:当我在珍妮丈夫的房间里等待她时,随手拿起一张报纸。闯入我眼帘的首先是鲍勃・杜克1968年2月20日的专栏文章:“华盛顿的预言家珍妮・迪克逊星期一晚上在这儿告诉被她强烈吸引的5千多名听众说,‘美国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将永远不会当选总统’。她为什么说他永远不会成为总统呢?他还没有参与竞选啊!”

第二天早上,当詹姆斯・华黑见到罗伯特时,没有提起报上的事,不知他自己是否曾看到。詹姆斯给他一个从波士顿顺便买来的圣・帕特里克小饰板,它的一面是圣・帕特里克像,另一面是一首三行诗:

在魔王知道你死亡

之前半小时

希望你已进天堂。

当罗伯特・肯尼迪的眼睛尾随着那些单词时,他的手在颤抖,他只是盯着那个礼物上的小诗,依然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里充满悲哀和忧郁。那次会见一周后,詹姆斯又见到他,但这回他正在电视上宣布他竞选总统的决定。

罗伯特・肯尼迪像被什么超自然的力量控制了一样,无论怎么悲哀、忧郁和颤抖,但他非要往死路上奔。

詹姆斯此时明白了珍妮・迪克逊急于要见罗伯特的原因,看来他不单是竞选“决不会成功”的问题,詹姆斯变的恐惧起来,一心要救他。

1968年3月29日,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2个月零6天,在德克萨斯州的福特・沃斯的一次庆祝早餐上,迪克逊女士在讲话的前后,对陪伴她的米娅・怀特海、欢迎委员会的成员们以及德州参议员约翰・托尔的妻子感情冲动的说:“当罗伯特在加利福尼亚时,他会被枪杀!”

1968年4月4日,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整整2个月,在华盛顿旅馆共进午餐时,珍妮告诉她的朋友、时任阿拉巴马州众议员弗兰克・博依金和奥克罗・博伊金:“马丁・路德・金将会被枪杀,紧接着就是罗伯特・肯尼迪”。

众议员弗兰克是老肯尼迪最好的朋友,对于这个晚辈,他一直试图告诫,但罗伯特不听,执意要竞选总统。老肯尼迪已经失去了一个总统儿子,他怕再失去第二个,于是他打电话给弗兰克,希望他劝阻自己的儿子竞选总统:“试试看你能对他做点什么。”弗兰克无奈的说:“你知道我对他什么也干不了,他不听!”老肯尼迪绝望但又不甘心的希望能请动与儿子关系很好的众议员霍华德・史密斯去当说客。弗兰克立刻打电话给众议员史密斯,史密斯和罗伯特作了一次长谈。但什么也没有改变。

1968年5月28日那天,在洛杉矶“大使旅馆”的大舞厅里,珍妮在会议上讲话后请听众提问题。有人问罗伯特是否将成为美国总统,“不,他不会。他永远不会成为美国总统”,她平静的回答,“因为就在这个旅馆内将有一个惨案发生”。

会后,珍妮还在想办法挽回这个不幸,她曾考虑是否通知旅馆的管理人员,但因为罗伯特下周要在这里讲话,被(退伍军人组织)美国军团的官员乔治・梅恩斯以会给旅馆带来烦恼而否定。佛罗里达州副州长的岳母琼・赖特听到后,立刻通知当晚正待在此旅馆内的老肯尼迪夫人罗丝・肯尼迪。电话打了三次,都没人接听,仅让留言。琼无奈只好留言,并请老肯尼迪夫人回电话,以便告诉她那个不幸的预言,但是直到儿子罗伯特被暗杀,老夫人罗丝也没有注意过电话里有留言,琼・赖特没能再找到机会告诫她!

当珍妮一行人经过酒吧过道准备走出舞厅时,珍妮突然间感觉到了死亡……它到处弥漫,以一切黑暗邪恶的东西充满了这个过道。浓重的厚厚的黑暗包围了她,恐怖的暗流从四方向她靠近。她畏惧的向后退缩,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伤了。乔治・梅恩斯惊叫起来:“出什么事啦,珍妮?出了什么事?”他的声音把珍妮唤回到现实中来,她断断续续的说:“罗伯特・肯尼迪……这就是他要被枪杀的地方,乔治!我看到他倒在地板上,浑身是血……”

这天,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8天,珍妮知道一切已经不可挽回,她无奈的等待着这一天的降临。1968年6月5日,宣布竞选总统的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来到“大使旅馆”准备演讲,那天他把珍妮8天前预先看到的暗杀景象走了一遍。

此文章來源於“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