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立堅承認對澳制裁出於政治報復 澳財長強硬發聲

0
2203
澳洲聯邦財長Josh Frydenberg(中)。(圖片來源:Facebook

【紐西蘭鷹視野中文網】7月6日星期二晚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公開承認,北京對澳大利亞設置貿易障礙是出於政治報復,並聲稱澳洲政府不能在 「抹黑 「中國的同時從中國獲利。聯邦財政部長Josh Frydenberg隨後表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已經不同了的中國」,北京的蠻橫態度影響了他對中國公司對澳投資項目的決策.

北京撕下偽裝

一年多以來,中國政府不斷加碼,陸續對澳大利亞的幾個行業進行經濟制裁,包括對大麥和葡萄酒出口徵收高額關稅,對木材、龍蝦和煤炭等產品故意設置貿易壁壘。但以往北京一直以反傾銷或生物安全作為借口,不承認與政治有關,但在周二晚上,趙立堅似乎放棄了這種偽裝。

在當晚的記者會上,趙立堅被問及澳大利亞對華農產品出口下降的問題,他明確回答說,中國政府是故意在針對澳大利亞商品,稱「相互尊重是國家間合作的基礎和保障。我們不允許任何國家在與中國做生意的過程中獲得利益,同時又基於意識形態無端指責和污衊中國,破壞中國的核心利益。」

趙立堅還宣稱,澳大利亞受到懲罰是因為「充當美國的爪牙」,「為錯誤的政府政策買單的是人民」,他還暗示美國農民是中國對澳經濟制裁的大贏家。
一位澳大利亞政府人士駁斥了這一說法,稱這是在澳大利亞和美國之間製造隔閡的 「粗暴 」企圖。

白宮提醒澳洲 應對北京的「長期」報復

在趙立堅的言論發出幾小時後,美國印太地區協調員Kurt Campbell評論說,北京政府表現出死磕到底的態度,澳大利亞應該做好準備,應付習近平中國的 「長期」報復。他說原以為在美國和其他國家表示了支持澳洲對抗北京脅迫的立場後,中國政府會重新調整戰略,撤回一些針對澳大利亞的行動,「但我現在認為這種可能已經完全消失了。」

財長:外國干預頻繁出現於外國投資領域

聯邦財政部長Josh Frydenberg沒有直接評論趙立堅的言論,但他說澳大利亞正在與一個 「更加蠻橫」的中國打交道。

Frydenberg周三在堪培拉告訴記者:「他們毫不掩飾阻止了我們的一些出口產品進入中國——大麥、葡萄酒和煤炭。但是,他們最需要的是我們的鐵礦石,而鐵礦石的價格正處於歷史高位,為我們提供了大量的收入。」

「但我們不會把經濟利益放在第一位。我們將把更廣泛的國家利益放在首位。」他說。

Frydenberg同意Campbell的說法,這位自由黨副領導人說,北京的蠻橫態度影響了他對中國公司在澳洲投資的決策。

財長負責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的工作,近年來,他修改了法律,為有國有企業背景的外國投資交易設置了新的障礙。

近年來受阻的中國投資交易包括長江基建控股集團對澳洲APA管道公司的130億澳元收購案,去年蒙牛乳業對Lion Dairy & Drinks乳品飲料公司的6億澳元收購案,以及中國國家建築工程公司對澳洲建築公司Probuild的2億澳元收購案。

Frydenberg表示,在外國投資領域中,已經反覆出現外國干預問題,「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外國投資申請,這些申請不是為了商業目標,而是為了戰略需求」。「如你所知,對於過去可能批准的申請,我現在會說『不』。」

前駐華大使:北京的14項不滿清單是自取其辱

中國對澳的經濟懲罰今年沒有明顯升級,但北京外交部幾乎每天都要對堪培拉發出嘲諷和批評,並指責澳洲政府是兩國關係惡化的罪魁。

今年5月,中國暫停了與澳大利亞基本處於休眠狀態的經濟對話,上個月,中國宣布將就澳大利亞對若干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一事將澳大利亞告上世界貿易組織。

澳大利亞也就中國對大麥和葡萄酒徵收高額關稅將中國告上世貿組織。

6個月底,即將離任的外交和貿易部次長、前駐華大使Frances Adamson評論中國時說,不安全感和權力的組合可能是不穩定的,如果不小心處理不當,會帶來嚴重的後果。「很少有人會理解,這個大國仍然被不安全感所困擾,就像被其野心所驅使一樣,它有一種深深的防禦心態,即使它把自己的利益置於別人的利益之上,也會感到外部威脅。」

通常很謹慎的Adamson還說,中國去年向澳大利亞政府提出了一份由14項要求組成的「不滿清單」,欲以其改善兩國關係,但這隻能是自取其辱,起到了巨大的反作用,G7會議上世界領導人的反應突出了這一點。「澳大利亞政府,以及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民選政府,都不可能說這些事情不重要。」

原文來源: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