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新西兰华人社区背后的暗势力——谁正沦为中共渗透新西兰的牺牲品!

0
10437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和负责领导安全部门的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准备的简报,标志着北京对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政治影响力引发最新的官方表态。(图片来源:Stuff)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和负责领导安全部门的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准备的简报,标志着北京对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政治影响力引发最新的官方表态。(图片来源:Stuff)

【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 eaglevisiontimes.nz】刚刚过去的2017年,对于纽澳政坛、以及移居或往来大洋洲的华人来讲,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

纽澳政坛风起云涌

2017年6月5日,澳洲四角播出由Fairfax媒体集团、澳洲安全情报局和美国联邦调查局等联合调查制作的《Power and Influence》,揭示了中共势力通过澳洲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黄向墨)、外派间谍(严雪瑞)以及中国富商对澳洲政界进行秘密渗透的惊人内幕。

相关阅读:Power and Influence: The hard edge of China’s soft power.

同年12月9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就此事态度严厉地回应了来自中共的指责和威胁,他在受访中用中、英文先后说道:“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the Australian people stand up)”

2017年12月9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批评中共干涉澳大利亚内政。(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7年12月9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批评中共干涉澳大利亚内政。(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7年9月13日,离新西兰大选还有10天,英国《金融时报》和新西兰独立媒体集团Newsroom披露了国家党华人议员杨健的中共军方背景、教授中国间谍的履历,从而遭到新西兰安全部门调查的消息。媒体还披露了杨健在新西兰境内频繁接触中共在役及退役军人、中共领馆和各地区华人社团,利用自身影响力代表中共政府发声的内幕。杨健面对公众,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中共党员的身份,以及在入境及入籍、参选时刻意隐瞒这一内情。

相关阅读:新西兰华裔国会议员遭该国反间谍机构调查

其后,新西兰政府以安全简报的方式,就北京威胁发出警告:“新西兰过去一年发生的活动,包括企图获取敏感的政府和私营部门信息,以及企图对移民社区施加不正当的影响。”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和负责领导安全部门的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准备的简报,标志着北京对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政治影响力引发最新的官方表态。(图片来源:Stuff)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和负责领导安全部门的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准备的简报,标志着北京对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政治影响力引发最新的官方表态。(图片来源:Stuff)

与澳洲各界公开热议中共在澳洲本土的秘密渗透有些不同,新西兰主流社会和华人社会就此事的讨论显得较为隐晦,中共势力如何在新西兰展开扩张和施加影响,就显得更为扑朔迷离、捉摸不透。近日,新西兰鹰视野获得了一份独立调查报告,随后记者就此中一些细节对奥克兰西区华人协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理事孙启祥进行了采访和查证,逐渐揭开了这座冰山的一角。

起底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当地华社中“呼风唤雨”

虽说在中国大陆,由于当局对民众集会的严厉压制,人们一般很难自由的进行结社、活动,更罔论发表异于当局的言论。但是反观新西兰,作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全国人数仅二十万上下,华人团体的数量却达到了令人乍舌的程度。

调查报告显示,全国上下数百个华人团体中,规模稍大、较为活跃的华人团体,几乎最后都归属到一个组织: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

一份公开发表的通知显示: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统领了多达四十个活跃华人团体
一份公开发表的通知显示: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统领了多达四十个活跃华人团体

报告显示,几乎每一次大型的多个团体参加的活动中,组织者均为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以及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奥克兰西区华人协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理事孙启祥向记者表示: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和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这两个协会是“兄弟般的关系”!

两个协会历届的会长和理事层的人事构成,也彰显出两者的关系极度密切:在2015年底以前,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一直都由黄玮璋担任会长。此后,两协会的领导层也往往重叠,如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第八届常务理事会的人员构成中,有两名副会长(严隽人、毛臻臻)同时兼任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的副会长。

与这关系极其密切的还有一个协会:新西兰-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其会长和志耘多年以来一直为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秘书长。

和志耘,新西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历届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秘书长(图片来源:新西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官网)
和志耘,新西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历届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秘书长(图片来源:新西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官网)

近年来,该委员会的成员逐步渗透进入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领导层,如:其副会长、霍克氏湾分会会长、常务理事陈炬强在2015年新任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霍克斯湾分会会长;其副会长、怀卡托分会会长 、常务理事朱玺在2017年任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会长;其国际联络部部长施良宇,在2017年新任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副秘书长。

应该可以说,这三个协会中的核心人员,几乎能够在新西兰华社中“呼风唤雨”!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直接隶属于中共组织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表面上是一个在新西兰本土独立注册,独立运作的组织,但是,经过调查发现,它和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都同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下属机构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由全国政协和统战部领导,俞正声任会长,统战部部长孙春兰任副会长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由全国政协和统战部领导,俞正声任会长,统战部部长孙春兰任副会长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由全国政协和中共统战部领导,俞正声任会长,统战部部长孙春兰任副会长。

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官网上,列明了其在各个国家的附属机构。诡秘的是,唯独缺失了大洋洲,缺失了澳洲和新西兰等国。

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官网上,列明了其在各个国家的附属机构。诡秘的是,唯独缺失了大洋洲,缺失了澳洲和新西兰两国。
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官网上,列明了其在各个国家的附属机构。诡秘的是,唯独缺失了大洋洲,缺失了澳洲和新西兰两国。

通过网页代码分析调查发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刻意技术性隐匿了在澳洲和新西兰的下属机构,这是在澳洲《Power and Influence》播出,以及新西兰杨健“间谍门”之后,该组织被发现的欲盖弥彰的事件之一。

通过官网的网页代码分析得知,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刻意技术性隐匿了在澳洲和新西兰的下属机构。
通过官网的网页代码分析得知,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刻意技术性隐匿了在澳洲和新西兰的下属机构。

通过搜索挖出的另一些网页,也证实了黄向墨和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附属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证实了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澳洲的直接分支多达十一个。

官网显示,澳洲所披露的黄向墨和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附属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官网显示,澳洲所披露的黄向墨和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附属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官网还显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澳洲的直接分支多达十一个。
官网还显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澳洲的直接分支多达十一个。

同时证实了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附属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网页更新前,其在新西兰有三个直属分支。

官网显示,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附属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官网显示,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附属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官网还显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新西兰有三个直属分支。
官网还显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新西兰有三个直属分支。

调查还发现,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其实还受澳洲黄向墨的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所领导。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其实还受澳洲黄向墨的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所领导。(资料来源: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官网www.acpprc.org.au)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其实还受澳洲黄向墨的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所领导。(资料来源: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官网www.acpprc.org.au)

维基解密指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简称中共中央统战部,中共试图通过统战部来确保相关团体或个人支持中共或可以为中共所用。其职能之一是管理和平统一促进会等有关社会团体的工作。

所以,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是中国共产党在新西兰的一个附属机构。

维基解密指出:一些国家的情报机构对统战部的活动表示担忧,认为统战部的行为构成了对别国内政的干涉。在《间谍之巢:关于在加拿大境内活动的外国特工的惊人真相》(Nest of Spies: The Startling Truth about Foreign Agents at Work Within Canada’s Borders)一书中, de Pierrebourg和Juneau-Katsuya声称统战部“管理着有关外国的重要档案“,其中包括宣传、对海外中国学生的控制、在华人群体(和外国人士)中招募情报人员以及长期的隐蔽活动等。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直接授命于中共使领馆

调查发现,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不仅在体制上隶属于中共组织,在人事安排、团体事务运作上,直接授命于中共使领馆。

2015年11月7日,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在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中成立,牛清报总领事、以及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驻基督城总领馆代表均列席成立大会。

2015年11月7日,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在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中成立
2015年11月7日,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在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中成立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对当地华人社团的影响

慈善团体以群众性活动的形式表达政治立场

调查显示,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下属的诸多团体,尤其是奥克兰各分地区的华人协会,大都以慈善性组织进行注册,从新西兰政府领取经费,平时的活动以群众性的娱乐、健身活动为主,如跳舞、下棋、打乒乓球等。

但是调查发现,这样的团体对于时政也有诉求和立场,并且需要在关键时刻予以表达。在表达政治立场时,这些团体往往采用群众性活动的形式,“顺便”进行公开表达。

(以下是本站记者对于奥克兰西区华人协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理事孙启祥的采访录音文字)

孙启祥:17号,17号我们会组织华人去跳广场舞,另外,我们还会说法轮功是…
记者:哦,就是17号会组织很多华人去那里,做抗议?
孙启祥:去抗议!
记者:对参加的人员有没有限制?比如说我们不是西区的…
孙启祥:都可以,欢迎你们到现场。

记者:那其他区的有没有人去?
孙启祥:也有。
记者:哦,那就是以你的名义、西区的名义申请的,但其他地区的也可以去?
孙启祥:对,以我的名义。
记者:跟其它各区的会长也会…
孙启祥:都讲,都讲…
记者:主要是去抗议?
孙启祥:去抗议!
记者:所以因为你们反对法轮功,所以17号你们要出去反对神韵?
孙启祥:对!
记者:那也就说,虽说打着去跳广场舞、以西区的名义,但是也会通知其他地区的协会,通知大家都来参加。
孙启祥:他们愿意的,我欢迎。

“慈善团体”表达的政治立场与中共保持高度一致

采访证实了调查报告的结论,这些团体所持的政治立场,与中共政府保持高度一致!

(以下是本站记者对于奥克兰西区华人协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理事孙启祥的采访录音文字)

记者:我们回到这个主题…因为对法轮功,你们觉得中国政府有这样一个定性,所以你们觉得,哪怕在新西兰这块土地上,也要按中国政府的定性来…
孙启祥:嗯,法轮功他们自己知道。我认识一个法轮功学员,我问他你为什么不敢回国?因为法轮功(学员)一回去就会被抓…

 

调查报告列举了近年来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所组织的一系列大型公开活动:

  • 2017年12月30日,一组由多个分地区华人协会成员组成的团体,在奥克兰中领馆门前与民主维权人士近距离发生肢体冲突。
2017年12月30日,一组由多个分地区华人协会成员组成的团体,在奥克兰中领馆门前与民主维权人士近距离发生肢体冲突。(图片来源:eaglevisiontimes.com)
2017年12月30日,一组由多个分地区华人协会成员组成的团体,在奥克兰中领馆门前与民主维权人士近距离发生肢体冲突。(图片来源:eaglevisiontimes.com)
民主维权人士在奥克兰中领馆前抗议中共暴力驱赶北京“低端人口”等暴行(图片来源:eaglevisiontimes.com)
民主维权人士在奥克兰中领馆前抗议中共暴力驱赶北京“低端人口”等暴行(图片来源:eaglevisiontimes.com)

相关阅读:Falun Gong and Pro-democrats attract opposition in central Auckland

  • 2017年12月14日,一组由多个分地区华人协会成员组成的团体,在奥克兰中领馆门前抗议法轮功团体,希望他们从人行道上撤走。
2017年12月14日,一组由多个分地区华人协会成员组成的团体,在奥克兰中领馆门前抗议法轮功团体,希望他们从人行道上撤走。(图片来源:Stuff)
2017年12月14日,一组由多个分地区华人协会成员组成的团体,在奥克兰中领馆门前抗议法轮功团体,希望他们从人行道上撤走。(图片来源:Stuff)

对于西方媒体,这些活动的参与者也毫不隐瞒其明确支持中共政府的相关立场和政策。

反法轮功团体明确表达了他们支持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立场(Stuff报道文字截图)
反法轮功团体明确表达了他们支持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立场(Stuff报道文字截图)
毛臻臻(图中拎包男,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副会长,以及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却以Greenlane居民的身份向Stuff表示,他担心暴力的可能性,并向奥克兰市议会和警方提出了这个问题。 (Stuff报道截图)
毛臻臻(图中拎包男,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副会长,以及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却以Greenlane居民的身份向Stuff表示,他担心暴力的可能性,并向奥克兰市议会和警方提出了这个问题。 (Stuff报道截图)

相关阅读:Fears of violence as Falun Gong and foes clash over Auckland footpath 

  • 2017年4月7日,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组织了过百人的大型活动,抗议来自美国纽约的神韵演出。
2017年4月7日,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组织了过百人的大型活动,抗议来自美国纽约的神韵演出。(图片来源:调查报告)-点击可放大图片
2017年4月7日,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组织了过百人的大型活动,抗议来自美国纽约的神韵演出。(图片来源:调查报告)-点击可放大图片
  • 2016年2月,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组织了过百人的大型活动,抗议来自美国纽约的神韵演出。
2016年2月,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组织大型活动,抗议来自美国纽约的神韵演出。前左男为严隽人,前右男为毛臻臻(图片来源:调查报告)
2016年2月,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组织大型活动,抗议来自美国纽约的神韵演出。前左男为严隽人,前右男为毛臻臻(图片来源: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并没有列举出新西兰和平统一促进会是否在“促进中国的和平统一”、“反台独”、“反藏独”等方面还组织哪些有影响的活动,如果仅从报告所列的以上活动情况来看,新西兰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主要任务似乎是要压制在新西兰本土上与中共政府的立场相悖的声音,而这些年来则具体围绕着反对民主维权、法轮功,以及一些冲击了中共文化体系的文化活动(如神韵演出等)而展开。

2015年,在中国驻奥克兰领事馆内,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成立,首任总会会长严隽人在会上表明了该协会坚决反对“台独”、“疆独”、“藏独”和“法轮功”的任务和决心。(图片来源:新西兰中文先驱电子报截图)
2015年,在中国驻奥克兰领事馆内,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成立,首任总会会长严隽人在会上表明了该协会坚决反对“台独”、“疆独”、“藏独”和“法轮功”的任务和决心。(图片来源:新西兰中文先驱电子报截图)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对当地中文媒体的影响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直接操办媒体

据调查,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曾办和在办的媒体有:

  • 《亚洲之声》,社长为黄玮璋,时任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
  • 《乡音》,英文名称“Home Voice Chinese Weekly News”,法人代表、社长曾凯文,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惠灵顿分会会长。于1998年10月创办并在新西兰注册(国际统一刊号ISSN 1176-8924),发行地为惠灵顿,免费,中文,每周一期,周五出刊,声称发行量达数万份,目前在约五十几个地点免费取阅。《乡音》还有网站,开通了网上广播电台 。
  • 《怀卡托周报》,英文名“Waikato Weekly Chinese Newspaper”,社长为朱熙,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总会会长。2005年创建The Ocean Media传媒公司并创刊发行《怀卡托周报》,于怀卡托(walkato)地区中心城市哈密尔顿出版,是怀卡托地区唯一的一份中文周报。每周四发行,声称印量3千份。

不直接归属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领导,但与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关系极度密切的媒体还有:

  • 新西兰中国城网(www.chinesetown.co.nz),网站主李平,新西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注:该委员会的会长是一直以来就任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秘书长的和志耘;该委员会的副会长以及怀卡托分会会长 、常务理事是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总会会长朱玺。)

调查报告显示,以上这些媒体在不同的时期,刊载了高度符合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立场的文章。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利用当地中文媒体的策略

调查显示,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对于自己组织的大型的、表达政治立场的公开性活动的报道或其它形式的文章,往往通过对新西兰各地中文媒体采用付费、“广告”的形式对华人社区进行大面积覆盖传播。

如2017年4月中旬,一篇由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提供的《新西兰华社欢迎李克强总理访新成果交流会隆重举行》为底稿的文章,在新西兰境内不下十家的中文媒体上集中刊出。

由于文章(或广告)的最后,“顺便”对法轮功进行了抨击,所以有法轮功学员与部分媒体进行了沟通。以下是与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总会会长、《怀卡托周报》社长交谈的部分录音内容:

法轮功学员:《怀卡托周报》在这件事情上它是持有这样一个立场和导向性,是吧?
朱玺:那应该是这样。
法轮功学员:他(提供文章者)跟您之间也不存在交易关系…
朱玺:但是他说要付钱给我…
法轮功学员:最后付了没有?
朱玺:我还没给他开invoice,我们是一个月一结。
法轮功学员:那就是说他把这篇文章给您,然后你再转载,他再按合同付给你。那它应该存在着商业的…
朱玺:应该算吧,应该算吧。
法轮功学员:朱先生您觉得,这一点是不是事情中真相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您接受了这样一份合同,(以本报讯的名义)刊登这篇文章。您介不介意这样一个细节让其他人知道呢?
朱玺:我其实无所谓…那一篇文章,我都没听说任何人有什么异议。
法轮功学员:您对这篇文章的客观性实际上并没有进行核实是吗?
朱玺:我们不可能核实每一个报道。
法轮功学员:朱先生,如果这篇文章里边还涉及到了您的本人的话,也描述了您本人的一些行为,跟做了一些事情的话,在您的报纸上登出来了,你觉得他付了费给您,而您对这个报道它的真实性又没有核实,那您贸然的登出来的话,你觉得自己或者是报社是不是有一点点责任呢?
朱玺:我不说了嘛,报道本身,我不能保证——因为不是我亲自写的——每一篇、每一个字或者每一个事实都是真实的。但是呢,既然这个报纸登出去了,这篇文章登出去了,当然我肯定是有责任的,对吧,咱们不管它是付了费的,怎么样的…这个我可以承认,没有问题。

调查还显示,除了《怀卡托周报》、《乡音》、《新西兰中国城网》外、《新西兰中文先驱报》、《华页》等也刊登了内容高度雷同的文章。

新西兰《中文时代》由于被新西兰新闻委员会裁定对法轮功的报道“在新闻故事必须准确和平衡上未尽其职”,于2015年12月19日被勒令刊登出的一份新西兰新闻委员会的裁定可以看出:《中文时代》当年在《社团版》刊登了对于法轮功的“报道”而遭诉后,对新闻管理委员会同样辩称其为“广告”。

由2015年12月19日《中文时代》被勒令刊登出的一份新西兰新闻委员会的裁定可以看出:《中文时代》当年在《社团版》刊登了对于法轮功的“报道”而遭诉后,对新闻管理委员会同样辩称其为“广告”- 点击可放大图片
由2015年12月19日《中文时代》被勒令刊登出的一份新西兰新闻委员会的裁定可以看出:《中文时代》当年在《社团版》刊登了对于法轮功的“报道”而遭诉后,对新闻管理委员会同样辩称其为“广告”- 点击可放大图片

2014年4月4日,《乡音》在第771期第21版刊载署名“惠灵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文章遭诉。2015年5月18日,新西兰广告标准局上诉委员会推翻了2014年6月份广告标准局下属的投诉委员会所做的“理由不充分”的裁决。裁定:“这个广告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和神韵演出的描绘方式,很可能对他们造成严重的冒犯、蔑视、欺侮和嘲弄”。

尽管上述的这些裁定不见诸各中文媒体,但仍然可以得出结论:付费“广告”,是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在当地华社中推行自己活动和政治立场的有效途径。

这种手法似乎与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长黄向墨同出一辙,在中国政府控制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2016年9月发表的一篇社评中,黄向墨表示华人社区需要在澳大利亚公众生活中寻求更大话语权,并学会“如何将政治诉求与政治捐款的技术操作更有效地有机结合,再如如何运用媒体来阐述、推广自己的政治诉求”。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长黄向墨表示需要学会“如何将政治诉求与政治捐款的技术操作更有效地有机结合,再如如何运用媒体来阐述、推广自己的政治诉求”。(图片来源:FT中文网)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长黄向墨表示需要学会“如何将政治诉求与政治捐款的技术操作更有效地有机结合,再如如何运用媒体来阐述、推广自己的政治诉求”。(图片来源:FT中文网)

中共势力对新西兰政界的渗透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大笔政治献金

2017年5月大选前,新西兰选举委员会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一家中国背景的公司今年5月向执政的国家党捐款150,000纽币。

华人对工党的大笔捐献都是在2008年前发生的。这一年Helen Clark输给了John Key,国家党开始执政。John Key上台后,华人几乎所有大笔政治献金都是给国家党的。

比较引人注意的捐献者有:郎林(Lang Lin)和他的莱德马业,石德毅和他旗下的Oravida公司、沈兆武和妻子Suzhen Zhou、Xiao Miao Fan、Qiang WEI旗下的Citi Financial Group Limited、以及Chhour Lim Nam(蔡林楠)和Steven Wong(黄玮璋)。

Steven Wong(黄玮璋)长期担任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会长,直至2015年底。

黄玮璋的这笔政治献金的申报日是2008年4月30日,金额高达$23,000.00纽币,捐给了工党。

由于按现行规定,只有在相邻两次大选间,向同一政党捐献超过$44,628的才必须公开,而且,不少人通过公司、信托等机构进行政治捐款,因此,许多政治献金正以隐晦的方式进行,目前尚未能整理出更进一步的细节。

另据新西兰媒体Newsroom报导,2011年杨健当上国家党议员,并成为国家党在奥克兰华人社区的关键筹款人。杨健面向新西兰大型华裔社区进行筹款,包括从一些出手阔绰的匿名捐款人那里筹款。

历届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秘书长和志耘和杨健关系匪浅(微信图片)

另外,网传杨健在去年举办了一个国家党筹款晚宴,共有650位富有的华人参加,每位来宾都捐出$2000纽币,一个晚上就为国家党筹集了$130万,但此事未经证实。

新西兰优先党党魁,现副总理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指出:“杨博士是谁?他是国家党的大筹款者,他是新西兰与中共密切联系的中心因素。他为国家党这次选举提供了足够的中国资金。”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领导人却被授予“新西兰国家荣誉勋章”

据新华网报道,2011年6月初,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会长黄玮璋被授予新西兰国家荣誉勋章,以“表彰他为华人社区作出的杰出贡献”。

2011年6月初,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会长黄玮璋被授予新西兰国家荣誉勋章,以“表彰他为华人社区作出的杰出贡献”。(图片来源:中国城网)
2011年6月初,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会长黄玮璋被授予新西兰国家荣誉勋章,以“表彰他为华人社区作出的杰出贡献”。(图片来源:中国城网)

据新西兰天维网报道,“和志耘,1999年至今任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秘书长,新西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等众多职务。”,“介于和志耘先生长期以来在新中电影及文化交流和对新西兰社区所做出的杰出贡献,2013年6月3日英女皇生日这一天,他被新西兰政府授予‘新西兰国家荣誉勋章’。”

2013年6月28日,和志耘在奥克兰举行的庆祝其获得新西兰国家荣誉勋章的晚宴上。
2013年6月28日,和志耘在奥克兰举行的庆祝其获得新西兰国家荣誉勋章的晚宴上。

新西兰外交政策背后的中共势力

新西兰优先党党魁,现副总理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指出:“杨博士是谁?他是国家党的大筹款者,他是新西兰与中共密切联系的中心因素。他为国家党这次选举提供了足够的中国资金。”

“这不是我们在质疑他的影响,而是他对国家和国家政策的影响。杨博士的手触及到了我们方方面面外交政策的制定。他进入了有影响力的议会的外交、防御和贸易特别委员会。

新西兰优先党党魁、现任副总理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指杨健具有在中共军事情报部门工作10年的背景,他的手却触及到了新西兰方方面面外交政策的制定,进入了有影响力的议会的外交、防御和贸易特别委员会。”图为2017年9月,杨健在记者招待会上进行回应(图片:NZ Herald)
新西兰优先党党魁、现任副总理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指杨健具有在中共军事情报部门工作10年的背景,他的手却触及到了新西兰方方面面外交政策的制定,进入了有影响力的议会的外交、防御和贸易特别委员会。”图为2017年9月,杨健在记者招待会上进行回应(图片:NZ Herald)

“这使他在中共军事情报部门工作10年的背景显得异常突出。因为我们知道他利用在政府里的地位推动中共的利益。

2015年5月5日晚6点,新西兰电视三台播报了一则新闻:正在中国访问的外交事务部长马锐.麦克卡利(Murray McCully)通过其办公室给所有议员和部长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警告他们不要参加法轮功举办的〝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庆祝活动,因为那将触动中共使馆的〝敏感神经〞。麦克卡利本意是想发给国家党议员和部长,但却阴差阳错地发给了所有议员,因此电视三台获得了一个副本。

相关阅读‘MPs warned off celebrations’ for fear of upsetting Chinese

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大卫.希尔(David Shearer)对麦克卡利此举感到震惊,认为那是对新西兰政府部长们的威胁,在自由社会是绝对站不住脚的。他说:〝不仅如此,麦克卡利发出的邮件中还警告说中国使馆将监控法轮功的活动,如果有任何政要出席该活动,他们将发出正式‘抗议’。〞希尔说:〝新西兰拥有令人骄傲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历史,以及独立的外交政策。新西兰人有权利自己决定应该去参加什么活动以及应该与什么团体交往。但是,如今新西兰的国会议员竟然受到威胁,这实在太不像话了。〞

希尔认为,外交部长麦克卡利不应该屈从它国,在新西兰实施独裁政策。他说:〝麦克卡利的邮件中还提到,如果任何国会议员和部长收到法轮功发出邀请其参加世界法轮大法日庆祝活动的请柬,需要立即通知外交部。〞希尔因此对新西兰的前景感到忧虑,认为外长的行为令新西兰失去了立国之本以及基本的道德理念。

谁正沦为中共渗透新西兰的牺牲品?

不知不觉已身陷“政治”

2017年4月7日,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组织了过百人的大型活动,抗议来自美国纽约的神韵演出。然而在现场,有记者遭遇到多位中、老年华人的询问:

——“请问是在这跳广场舞吗?”
——“请问广场舞是五点半开始吗?”
该记者反问道:“你们不知道今天来这干嘛的吗?”
——“说是来跳广场舞啊!”

 

记者还现场采访了一名参加抗议活动的老人:

记者:“你们为什么要反对他们?”
老人:“他们练功我们不反对,但是他们这是在搞政治,不要搞政治。”
记者:“您认为他们在搞政治,那么你们这么多人一起来反对他们,算不算参与了政治?”
老人:“……”

可以看出,在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等组织的一系列活动中,除了少数组织者知情之外,更多的成员是懵懂不知的。当他们以为只是去跳跳广场舞的时候,当他们以为只是参加娱乐、健身活动的时候,他们自身却已经成为了自己口中的“政治”的另一方,从而成为了中共扩张影响,实施中共主张的、被推在最前面的一个卒子!

新西兰朝野明潮暗涌、山雨欲来

在澳洲四角播出《Power and Influence》之后,澳洲朝野震动!在此之前,严雪瑞已锒铛入狱,而澳洲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黄向墨的入籍申请立即被阻止,未来其永久居留的身份堪忧。这位被澳洲社会打上如此烙印的中国人,今后在澳洲社会如何生存和生活,更谈不上明朗。

其后,谭宝政府开始了一系列的风暴措施,而遭制裁的群体中,华人首当其冲:取消457签证,让许多来澳工作的华人没有机会留在澳洲,也让绝大多数有英文能力的华人学生在付全费完成学业后,立即打包回家;提高入籍英文考试难度,几乎让所有非学生的移民申请断了后路。澳洲只让有能力通过英文媒体来了解澳洲社会的华人留下,而且他们必须进行“澳洲价值观”测试,以实际证据来确认这位入籍者对澳洲的忠诚度。

在新西兰,由于杨健“间谍门”引发的对华人整个群体诚信度的强烈质疑、以及新西兰华人对新西兰国家和价值观的忠诚度的严厉拷问,已经给新西兰华人群体带来了深重的、永久性的伤害。

2017年9月19日,新西兰优先党党魁,现副总理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发布媒体公告表示,中共对新西兰正在加强控制,新西兰政府必须作出解释。

图为新西兰优先党党魁彼得斯在国会进行质询。(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图为新西兰优先党党魁彼得斯在国会进行质询。(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新西兰又被暴露在中共的爪牙之下,中共在新西兰政府中的影响是真实的。这不是机场书架上的间谍惊悚片,这是我们国家的现实。这对我们和我们的盟友来说,都令人担忧。”

“中共正在一步一步接管新西兰!”

如果,当新西兰的安全部门相信二十万新西兰华人中的大多数是服从于中共指令的,那么,任何重要领域里的华人必然都将遭到言行与背景的审查,甚至排挤和打压!

——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当国家利益、国家安全出现危机时,任何国家都绝不会手软!

声明: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 eaglevisiontimes.nz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英文版:Investigation calls for defence against foreign Influence from China

相关阅读:“中共对于新西兰的渗透已高度危险,工党政府应该有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