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于新西兰的渗透已高度危险,工党政府应该有所行动!”

0
4495
新西兰华人社区多个协会近百人被组织到现场“跳舞”,“顺便”拉横幅进行抗议,支持中共政府的立场!
新西兰华人社区多个协会近百人被组织到现场“跳舞”,“顺便”拉横幅进行抗议,支持中共政府的立场!

【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 eaglevisiontimes.nz】2月10日,鹰视野中文网记者对于新西兰华社背后的中共红色势力进行了调查报道:

请参见:起底新西兰华人社区背后的暗势力——谁正沦为中共渗透新西兰的牺牲品!

2月17日下午,本站记者如期抵达了奥克兰City的Aotea Square,再次进行了追踪报道。

“他们对新西兰华社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呼百应的程度!”

从下午四点之后,陆陆续续可以看到有多批华人,身着不同的舞蹈服装分批到达。在五点半左右,这批人聚集到了Aotea Square马路对面,排成横队,然后突然亮出了对神韵演出进行抗议的横幅,一字排开,向过往的行人和车辆进行展示。

新西兰华人社区多个协会近百人被组织到现场“跳舞”,“顺便”拉横幅进行抗议,支持中共政府的立场!
新西兰华人社区多个协会近百人被组织到现场“跳舞”,“顺便”拉横幅进行抗议,支持中共政府的立场!

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毛臻臻,副秘书长施良宇,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副会长、奥克兰中区华人协会会长胡崇宝,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常务理事、奥克兰西区华人协会会长孙启祥,新西兰(中国)战友联合总会执行会长王峰等五人被目击在现场进行了指挥。

从左至右为孙启祥、施良宇、毛臻臻、王某、胡崇宝,被目击在现场进行了指挥。
从左至右为孙启祥、施良宇、毛臻臻、王峰、胡崇宝,被目击在现场进行了指挥。

在Aotea Square对面的抗议(或舞蹈队员)人数据目测超过了百人,在Aotea Square的这一边,还分布了一部分成员。

其后,队伍里响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红色歌曲,不同的小分队在马路的两侧先后进行了腰鼓、广场舞等表演。

现场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有两名民主维权人士赶来了同一现场,拉开展板,抗议中共政府对数名大陆著名律师实施的被失踪和酷刑等暴行。抗议人士余先生对记者表示:

“这些华人协会,名义上是慈善组织,做的却是中共政府要做的事情!”

很震惊!看到了他们对于新西兰华社的操纵,已经达到了一呼百应的程度!

民主维权人士余先生(左)对记者表示:“很震惊!看到了他们对于新西兰华社的操纵,已经达到了一呼百应的程度!”
民主维权人士余先生(左)对记者表示:“很震惊!看到了他们对于新西兰华社的操纵,已经达到了一呼百应的程度!”

“这真的是一个暴力组织!”

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记者在现场采访时,组织者、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秘书长施良宇矢口否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对记者进行公开羞辱,当众双手竖起中指,并连骂“fuck off”。

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下属的新西兰(中国)战友联合总会执行会长王峰对记者进行了辱骂:“…他这样的,他爷爷、他爸爸妈妈全是汉奸、叛徒、卖国贼,才出来这样的仔…”。而施良宇则在一边哈哈大笑:

不知是否出于此前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对这一系列事件的挖底、报道的愤怒和恐惧,随后,组织者、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副会长毛臻臻对记者当面进行言词激烈的恐吓:“早晚得找你算帐,你跑不了的,你的惩罚是肯定的,我告诉你,一定会惩罚你!

令人震惊的是,在记者进行采访的过程中,毛臻臻竟然冷不防的出手,从背后袭击了记者!

在采访过程中,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毛臻臻突然出手从背后袭击了新西兰鹰视野记者!(目击者阿健提供)
在采访过程中,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毛臻臻突然出手从背后袭击了新西兰鹰视野记者!(目击者阿健提供)

而就在前一天,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的教授Anne-Marie Brady向媒体声称,本周她和丈夫短暂外出后她家被偷。贼人只窃取了电脑、电话和USB存储设备,却忽略了明显而贵重的物品。除此之外,她在办公室还收到了一封恐吓信,声称将会对她进行袭击。这封共一页的恐吓信盖有当地的邮戳,通过大学内部的邮政系统寄送给她。目前,警方正在调查Brady家里的盗窃事件和“其他事项”。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的教授Anne-Marie Brady家里的三台笔记本电脑和两台手机被偷。她在办公室还收到了一封恐吓信,声称将会对她进行袭击。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的教授Anne-Marie Brady家里的三台笔记本电脑和两台手机被偷。她在办公室还收到了一封恐吓信,声称将会对她进行袭击。

Brady认为,这和她去年发表了中共渗透新西兰的研究报告有关。去年12月她的办公室也被他人非法进入。

总理Ardern在昨天内阁会议后记者会上说,她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了这件事,并对此感到震惊。作为负责国家安全和情报的部长,她正在跟进此事。

律师助理、法轮功学员温迪向记者表示:由于长年在奥克兰中领馆前和平静坐抗议,她的车曾多次被暗中割破了车胎,幸好都被及时发现,才免于事故。

民主维权人士余先生对记者表示:这个组织,其实根本就既不讲“统一”,更扯不上“和平”。

据目击者报料,上文对记者进行辱骂的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下属的新西兰(中国)战友联合总会执行会长王峰,于2017年12月22日上午在奥克兰领事馆外,还指挥手下的众多成员,凶狠的将一名拄着拐杖的kiwi推倒在地,仅仅因为这名kiwi支持了法轮功。

这名报料者说:“这真的是一个暴力组织!”

“其实,中国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暴力组织!”

出于对这一组织所表现出来的对媒体披露真相的敌视,以及其一贯的暴力倾向的担忧,记者被迫中止了对其的现场采访。

“kiwi声援抗议中共政府暴行,我们很感动!”

抗议人士余先生、习先生向记者介绍了被中共当局被失踪和被酷刑的四位大陆著名律师:李昱函、王全璋、江天勇、吴淦的事件。

他们展示的其中一块展板显示:人权律师王全璋被迫失踪952天,生死不明。

抗议人士余先生、习先生展示的其中一块展板显示:人权律师王全璋被迫失踪952天,生死不明。
抗议人士余先生、习先生展示的其中一块展板显示:人权律师王全璋被迫失踪952天,生死不明。

当地不少kiwi对余先生和习先生介绍的情况震惊不已,他们表示,中共政府对于律师这个群体仍然敢罔顾法律,施予非人道的手段,对于普通的民众的高压、残酷则可想而知。

还有kiwi与余先生两人扶臂相拥,给他们鼓气。

还有kiwi对余先生两人扶臂相拥,给他们鼓气。
还有kiwi对余先生两人扶臂相拥,给他们鼓气。

余先生和习先生对于许多kiwi的关注和正义支持十分感动。

“中共对于新西兰的渗透已高度危险,工党政府应该有所行动!”

“背后是中共使领馆的操纵”

法轮功学员刘女士认为,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此次组织的活动,打出了对神韵演出,以及对于法轮功的诋毁,与中共政府的立场完全一致。

上文对记者进行辱骂的新西兰(中国)战友联合总会执行会长王峰,此前在奥克兰领馆前对法轮功团体进行抗议时,也以Fang Wang的身份向Stuff明确表示,他完全支持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立场。

反法轮功团体明确表达了他们支持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立场(Stuff报道文字截图)
反法轮功团体明确表达了他们支持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立场(Stuff报道文字截图)

刘女士表示,新西兰及大多数西方国家、乃至联合国,一直接受法轮功练习者的政治避难申请,也就是说,新西兰在国家层面,是确认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到迫害这一事实的。所以她认为,这次活动实际上是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新西兰实施了中共政府对于法轮功的迫害。

余先生认为,这些活动,其实是由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具体组织,背后又由侨办以至于中共驻新西兰使、领馆所操纵。

由此前本站记者的调查确实可以证实,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总会(前身为2000年11月成立的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于2015年11月7日在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中成立(或重组),牛清报总领事、以及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驻基督城总领馆代表均列席成立大会。

“中共对新西兰的渗透,在西方国家中是最严重的!”

在新西兰这么小的一个国家,对于华人这样一个少数族裔,一个组织就这么号召一下,一下就能来上百号人,对于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当地华社中的“一呼百应”的影响力,余先生表示很震惊。

“如果按人口比例来说,中共对于新西兰的渗透,在西方国家中一定是最严重的!”

他表示,毫无疑问,从刚刚过去的新西兰大选的情况来看,中共对于新西兰的渗透和影响力,已经达到了可以控制新西兰华社的民意,达到了可以左右大选的程度。

“从去年的大选来看,民调显示,70%以上的华人支持国家党,一边倒。实际上,在微信中,如果有华人敢支持工党、支持优先党,一定会被当地华人社团,被许多华人骂成汉奸,骂成卖国贼,骂成脑袋不清醒。”

在过去的大选中,余先生有不止三个朋友收到了要求投国家党的票的微信。他表示,“这在新西兰的选举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基本的准则,不要去干扰别人的投票意愿。但是,这次华社在选举当中的动员,却达到了这个程度。”

新西兰大选时铺天盖地的要求投国家党的微信
新西兰大选时铺天盖地的要求投国家党的微信
新西兰大选时铺天盖地的要求投国家党的微信
新西兰大选时铺天盖地的要求投国家党的微信

“实际上,我认为,当时中共背后在控制华社民意,使其形成一边倒的支持国家党的倾向。”

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指出:杨健是新西兰与中共密切联系的中心因素。他为国家党这次选举提供了足够的中国资金。(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指出:杨健是新西兰与中共密切联系的中心因素。他为国家党这次选举提供了足够的中国资金。(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中共对于新西兰的渗透,类似于二战时期纳粹对于阿根廷的渗透。”

“其实,中共对于新西兰的渗透,远远超过了对澳洲,对美国的渗透。”

“但是我还没有看到新西兰主流社会对这一点有真正的觉醒和面对。”

“其实,工党、优先党乃至绝大多数的kiwi都是受害者,我希望这一届政府,在这一个问题上应该好好的研究和面对。”

声明: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 eaglevisiontimes.nz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英文版:Protests generate concern over CCP’s Infiltration of NZ commu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