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疑违诺 国安法后屡向港府交用户资料(图)

0
18
谷歌疑违诺 国安法后屡向港府交用户资料(图)

港媒报导谷歌(Google)在国安法生效后多次向港府交出用户资料。(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港区国安法》去年生效后,港人忧虑互联网上的言论和踪迹也可能被监控甚至入罪。国际科技巨头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等当时皆公开承诺停止直接回应香港政府索取数据的要求,除非是透过美国司法部及双边司法互助条约(MLAT)提出。然而,港媒9月11日披露,谷歌在国安法生效半年内,曾经3次向港府交出用户资料,疑违反当初的承诺。

国安法生效半年内 谷歌三次交出个资

据《立场新闻》引述英文网媒Hong Kong Free Press(HKFP)报导,香港政府在去年下半年(7至12月)期间,共向谷歌发出43次索取用户资料的要求,涉及47个用户帐号。期间谷歌3次应港府要求提交用户资料。报道引述谷歌称,该三次索取资料的理由,两次涉及人口贩卖(involving human trafficking),另一次涉“可信的生命威胁”(credible threat to life),但没有披露具体细节。其余申请则被谷歌拒绝。

谷歌回应查询时称,公司提交的数据不包括用户的内容数据。但HKFP翻查谷歌“一般政策”,发现谷歌有关“回应政府要求”的条文,列明可提供其它“元数据”(metadata),即用户姓名、关联电邮地址、电话号码、帐单资讯,还有电邮标头(email headers),内含电邮收发者姓名、电邮地址、发出时间等,意味着当局可借此查出用户与谁往来。谷歌没有回应有否通知帐户持有人有关索取资料的要求。

曾公开承诺不交资料 专家讶异

谷歌又承认,上述3项索取用户资料的要求,都不是透过美国司法部及双边司法互助条约(MLAT)提出,谷歌的解释是,涉及生命威胁的紧急披露申请不必循MLAT审核。谷歌又称,目前港府大部份索取资料申请都要经外交程序处理,包括任何涉《国安法》的申请。

HKFP报导指,去年《港区国安法》生效后,谷歌8月曾宣布停止直接回应香港政府索取数据的要求,日后如港府要索取资料,谷歌会将申请转介至美国司法部,以审核是否符合MLAT等相关法规,过程需时数个月,程序与现时中国政府向谷歌索取资料一样。但谷歌今次向港府提交资料,反映该公司一定程度上回复旧有政策。

报导引述香港资讯科技商会私隐及网络安全副主席范健文指,对谷歌的行径感到意外,因为与它去年的公开声明不一致,也缺乏解释。他说:“在社会运动及香港国安法生效后,很多人对个人私隐都有较高的要求。”

反送中期间密集配合港府要求

翻查Google“透明度报告”(Transparency Report),谷歌在反送中运动至国安法生效前的2019年1月至2020年6月,应港府要求交出资料的百分比高达72%至81%,意味着这段时间内谷歌频密地应港府要求交出用户资料。而从2010年下半年起至2018年下半年,谷歌向港府交出资料的百分比介乎三成至近六成。

至于其它香港人常用的社交媒体如脸书、推特、Telegram等,去年也先后宣布暂停应香港政府要求交出用户资料。自由时报报导,脸书2021年6月发表的“透明度报告”称拒绝了港府去年下半年提出的全部202项用户资料请求,包括1项紧急请求。推特同期也没有回应港府的任何一项要求;苹果、微软没有发布此间的透明度报告。

另一边厢,港府已在酝酿对科技企业“出招”。今年5月,港府提出修订《个人资料(私隐)条例》以打击“起底”(人肉搜索)行为,除了将起底定为刑事犯罪,还赋权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可要求任何人提供资讯。

代表脸书、推特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亚洲网络联盟”今年6月致信港府,警告若继续推动有关修例,科技巨头或停止在香港提供服务,以免当地员工遭起诉。

 

此文章来源于“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