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议员要米利交出和共军打电话之情报依据(图)

0
66
众议员要米利交出和共军打电话之情报依据(图)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将军。(图片来源:Alex Wong/Getty Images)

 

【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看中国记者程雯编译/综合报导)关于阿富汗撤军失败问题的国会听证会9月29日(周三)继续在众议院进行,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将军则因为他擅自和中共军方高层打电话的事而受到更多的质疑和压力,众议员迈克.特纳(Mike Turne)要求米利交出他给共军打电话的所有情报依据,因为米利作证表示,情报显示中国方面相信美国在2020年大选前几天有计划攻击中国。

根据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和罗伯特.科斯塔(Robert Costa)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危险》(Peril)中透露的内容,是情报的原因促使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打电话给他的中国同阶官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并向中共军方保证美国没有对中国的攻击计划,如果美国有军事行动,他会提前通知共军。

书中描述到,米利曾在2020年10月30日打电话给中共军方最高将领李作成说:“李将军,你我认识五年了。如果我们要发动攻击,我会提前打电话给你。这不会是一个惊讶的,这不会是突然发生的事情。”

米利将军周二(9月28日)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和周三(29日)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都作证表示,他在2020年10月30日和2021年1月8日给中共军方打电话都是由情报促成的,情报让他相信,中国方面担心美国会对中国发动攻击。

在周三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众议员迈克.特纳(Mike Turne)斥责米利将军没有将情报通知白宫,而是自己打电话给中共军方将领。

特纳议员也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成员,他对米利将军说:

“现在,你声称你掌握了信息,中国担心即刻发生的袭击,都结束了。你没有告诉总统、副总统、白宫幕僚长、国家安全顾问、国防部长、国务卿、国家情报总监、众议院相关委员会中的任何一个,包括‘八大’(Big eight),你知道包括情报界。

“你没有告诉情报委员会。你没有告诉武装部队委员会。在你亲自(给共军)打电话交谈后,你报告说,你告诉他们,谈话中没有听到,中国相信我们将立即攻击他们——顺便说一句,这在我有生之年从未发生过。

“…

“但是你选择通过打电话自己处理。米利将军,你说出了所有都是情报考虑,我要求你提供给我们。我希望你向我们提供相关的情报信息——你认为的中国会相信(美国)即将发动攻击。

“我还希望你要求批准解密你发布的中国认为如此的信息,包括你要求批准解密你与(中共)李将军的谈话,及任何相关内容。我想要一份你与李将军的通话记录,我还想要任何有关的通话读稿、备忘录、通话通知或通话结果。”

特纳众议员还抨击了米利没有向国会报告他与共军打电话的事,却向记者伍德沃德透露了此事。

特纳议员对米利说:“现在,你选择与记者交谈而不是我们,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国会中没有人知道两个主要核大国中的一方认为他们可能受到攻击威胁。”

米利表示会向特纳议员出示情报,并说这是在总统每日简报中,并传阅给了整个国家安全机构。

米利还表示当时的情况“非常令人担忧”,以至于当时的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和他本人以及其他人就此事进行了对话。

米利还说,是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指示他在2020年10月30日给李作成打电话的。而2021年1月8日和李作成的第二次电话后,他还亲自通报给了时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和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

不过,前国务卿蓬佩奥已经在周三(9月29日)做出反驳,他说米利将军没有告诉过他关于给共军打电话的事。蓬佩奥认为米利也没有告诉过幕僚长梅多斯,否则他们二人都会把这当作大事来互相沟通的。

相关报导

蓬佩奥:米利没有告诉我他给共军打电话(图)

参议员:米利作证后更加令人愤怒了(图)

 

此文章来源于“看中国”